手机导购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手机导购

20世纪九十年代

04月08日 05:35 常宁手机网

20世纪九十年代,汪国真正在中国大陆的书籍市场中呼风唤雨。他的诗集一版再版,一经面世即迅速脱销,各式各样的盗版书也层出不穷,毁誉随之而来。

1990年代初,有感于“文学正在逐渐从我们的生活中潮汐般退去”,九叔马原带着只有一个摄像师的摄制组,行程两万多公里,历时两年,采访了120多位文学家,拍摄成四千多分钟的素材带,剪辑成720分钟,分为24集的电视节目。这部电视专题片名为“中国作家梦”或“许多种声音”。这些访谈,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见证。

本次对谈的嘉宾是诗人汪国真,时间为199 年元月21日,地点在北京的九王爷府(摄制组住地)。

此时,汪国真正在中国大陆的书籍市场中呼风唤雨。他的诗集一版再版,一经面世即迅速脱销,各式各样的盗版书也层出不穷,毁誉随之而来。尤其是对于中学生群体,汪国真诗歌由于其格言式的形式,广为传颂。“汪国真”现象,也是九十年代中国大众文化领域的重要景观。2015年4月,汪国真因病去世,享年59岁。

马:当时你的诗引起轰动,是怎么个情形,个人是怎么个情形?

汪:我写了很多诗,陆续发了一些,写到了1990年的时候,开始做翻译,从1992年开始从事散文和评论的创作。

马:就是说,基本从写诗开始。

汪:是,写诗以后,写哲理小品,又写一些散文、歌词、评论。

马:好像发了20万字吧?

汪:现在发了100多万了。刚开始,很短时间,三个月吧,发表了20多万。最开始我的诗,好像零散地发在各个报刊了,后来就有些读者比较喜欢,从报刊上摘抄了好多。最开始,我第一本诗集出版,也是因为在一次上课的时候,有个老师发现他的学生在课堂不爱听课,在抄东西,下课的时候,他问那个学生:“你抄什么呢?”那个学生就说了:“在抄诗。”后来老师又问,说:“你们喜欢他的诗吗?”学生答:“喜欢。”学生非常多。那个老师的爱人正好在北京学苑出版社工作,她获得这个信息以后,做过一些调查,结果学生反应比较普遍。

马:这个对象是大学生,还是中学生?

汪:主要是大、中学生,大学生、中学生都有。

马:我对你的这种创作情况不太熟悉,这个隔行如隔山,我是凭着各种新闻媒介知道你的。你是作为特别现象,当时一下子发展壮大,那个时间一下子发了20多万。

汪:北京学苑出版社找到我以后呢,当时就说,他们想出版我的诗集,他们说要是同意在他们那出版的话,他们将以最快的速度、最好的装帧、最高的稿酬作为条件。

马:当时多少稿酬?

汪:当时呢,是1050吧。

马:是够高的。

汪:当时很高啊,当时来讲,据我所知,诗集呢,一般都是自费出版。

马:好多呢。

汪:对,我可以说是读者推出来的这样一个诗人。

汪国真:我是读者推出来的诗人

马:你对自己的诗的成功怎么看?

汪:就是说凡事嘛,它都有规律,那么文学创作,实际上也不例外。我曾经对文学史这个现象进行过研究和总结,不管怎样,流传下来的诗,它都有三个特点,因为它实际上就是一种规律,所以呢,我觉得诗是有规律的东西,我写诗的时候,也比较注意,在表达方式上满足这三个特点。当然,表达的东西,要说自己的感受,同样是自己的感受,也可以用比较晦涩、比较朦胧的方式来表达,但是我没有选择。

马:你对自己的创作,基本上是怎么一个评价?你写出了多少作品?

汪:我觉得我的作品呢,它有一部分是比较成功的,所以它能够赢得这么多读者,读者当然是上帝,失败的话,不可能有这么多读者去喜欢。但并不是说,每一首诗都很成功,在我的创作中,也有失败的地方。我的诗在台湾出版了。我出版了一个系列,总共是五本,三本诗集,还有两本哲理的笔记。

马:都是你的?

汪:都是我的,因为这五本书呢,能不能在台湾受到欢迎,对我来说是一种考验,也就是说,我的作品,在大陆受到许多青年的喜欢,那么在台湾,另一种社会制度下,它能否赢得读者,这确实是一个考验。

马:就是,我听说你在集中精力学外语,你是准备把自己的诗翻译成外文?

汪:从长远的来说,有这种考虑吧,但是目前呢,已经有一些人在做了。比如说,哈尔滨医科大学有一位教授已经把我的诗翻译成日文,重庆大学有一个青年讲师,还有四川的一个做翻译工作的同志,也把我的诗翻译成英文,因为这个日文版和英文版的出版事宜正在筹备之中。实际上,我觉得由别人来翻呢,就会更快些,这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
马:这是对的,就像今天我们谈论的这个问题。比如你是不是非常看重读者的方面?

汪:是的。

马:也就是说,你的诗就是为特定的读者写的,为一个一个年龄段的读者。你能不能分析一下,为什么你在 0岁写的诗,能让十几、二十几岁的读者喜欢?这种情形,你怎么看?

汪:首先,我觉得,从年龄上来讲我跟他们的差异不算太大,对70年代出生的人,思想上、艺术上的共识,可以在作品中产生,另外有一种美,我想这个可能是吸引青年读者的原因之一。

汪国真(二排左二)与大学同学

马: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成功的畅销诗人,这是怎么一个感受呢?

汪:曾经有一种看法,认为我身上的东西是短命的,我觉得我不能同意这种看法。我认为,如果一个作品在阅读上受到限制,那它在流传上也将受到限制,实际上,古往今来流传下来的脍炙人口的作品,都是传播面非常宽的。如果说不是那么宽,它们也不会这么广泛地流传下来。一般来说,雅俗共赏是值得追求的境界。

马:接下来对自己的书、自己的诗,是否会仍然这么受读者欢迎,是否有这么好的销路,你怎么看?

汪:在这一点上,我对我的诗有信心。

(选编自《重返黄金时代——八十年代大家访谈录》, 出版集团)

(编辑:王怡婷)

什么是增生性关节炎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如何判断骨质疏松

骨盆骨折的护理
如何补维生素D
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
友情链接